目前日期文章:201605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太子剛做完一個療程,我想說讓他睡久一點,後來他醒來,我讀了他衣服上的英文,靠!還有血癌,我告訴太子,抱住他,告訴他,我們一起做治療。再做了一個療程,我付了一罐藥(450),兩人互相扶著回病房,太子對我說,希望我們分開,因為我‘太冷’,他想暫時跟比較溫暖的張馨予一起過,我心裡難過,又覺得他可能是不想我累才提分開,所以沒回答。後來來了很多人,我悲情的跑去泡飲料招待,泡的要死要活,姐姐就在旁邊滑手機,我泡到一杯柳橙汁,濃縮液有橘色也有藍色。送飲料後順便收桌子時,太子還把垃圾都收給我,沒有一句辛苦了或謝謝,心裡又一陣難過。


回到工作區,旁邊走來一個小姐,拿著一個牛排館的名片跟我說,它的wifi好貴,希望我們幫她改。os:What the f......

欣儀Hsin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5月3號是小宮去世的日子。從2月份帶他回家,我們在一起有2個多月。當初接他時還不知道守宮尾巴越肥越健康這件事,也是邊養著他邊學習。我希望自己可以養活他,可惜不自量力。他去世前,脫皮過程已經拖了2個禮拜以上了,去世前2天,身體反白,抓他到我的手上爬行時可以聽到皮的摩擦聲,而且身體非常皺,非常瘦,腳趾也反黑了。眼睛偶爾張開,會暴衝。原本預約禮拜三剛果看診,以為他可以撐到那時候。

禮拜1晚上餵食,他也有舔舌的動作,眼睛有張,有爬,但是頭會邊爬邊甩。那天我清理他的窩,有換擺設,外面放更大的盆子裝水,避免螞蟻爬進。結果周2早上一看,他身體浸在大盆的水中,不會動了。

欣儀Hsin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